武汉侦探电话:

173-7148-5007
首页 >> 武汉侦探 >> 婚姻调查

“恋爱8年,我像个小三”:遇上妈宝男,只能认命么-

详情介绍

“恋爱8年,我像个小三”:遇上妈宝男,只能认命么? 01没有希望的老男孩从前有个畏缩的男青年,叫做胡启源。他非常害怕自己的妈妈,在成长的许多年里,毫无保留地接受着妈妈强加给他的任何决定:到家必须先洗手,与女友断绝往来、更换一份妈妈认为更恰当的工作、在妈妈的指挥下亲手毁掉心爱的玩具收藏,稍不合意,随时接受妈妈狂怒大吼的洗礼……多年以后,这个畏缩的青年,变成了一个常年穿吊脚裤、缺乏主见,且不肯长大的老男孩。女友何乐儿和他谈了一场“抗战八年”的恋爱,却仍未迎来期盼已久的婚姻。她怨恨地说,胡启源是一个“没有希望的老男孩”,“踢一脚才动一动”。所以,何乐儿开始和胡启源以外的男人交往,稀里糊涂地变成一脚踏两船的女人。不过,当老男孩发现女友劈腿的时刻,出人意料地主动求婚了。这一幕相当感人,被所有痴男怨女们喜闻乐见。然而,两人却没有就此迎来happy ending。何乐儿的准婆婆要求小两口和自己一起住,在承受着这个女人压力的同时,何乐儿一边照顾身患绝症的父亲,一边独自操办婚礼的琐碎事宜。直到试婚纱这天,胡启源消失了。一个古怪的年轻男孩冒出来,站在何乐儿面前说:“我是胡启源的儿子,请你不要和他结婚,让他来照顾我妈妈。”这是近期高口碑港产剧《叹息桥》中的剧情。0240岁可怜又可恨的妈宝男这部剧本考究、镜头语言独特的港产剧,耐武汉市侦探公司心而又深刻地诠释了对亲密关系的思考,也清晰描述了一个妈宝男的形象,淋漓尽致地展现着妈宝男既可怜又可恨的共通特质:①一切知会妈妈,且由妈妈做主胡启源没有妈妈不知晓的生活细节。胡启源的房门是常年敞开的,他的妈妈可以随时悄无声息地进入房间,不由分说地夺走他正专注,却“不值一提”的玩意儿。他和什么样的人谈恋爱,玩什么样的玩具,做什么样的工作,妈妈都知晓。不仅如此,妈妈有权掐断胡启源做出的一切决定,强而有力地扭转事情的发展方向。②经常把妈妈挂在嘴边“妈咪说”是胡启源的口头禅。他的岳父本是个江湖老炮,在女儿何乐儿在胡启源与另一个男人之间犹豫的时候,坚定地站队胡启源。即便如此,岳父也在胡启源婚后搬来共同生活的第一天,就毫不客气表达了厌烦:“行了行了,张口闭口你妈咪说!”③依赖于妈妈的照顾四十岁的老男孩胡启源,还在喝妈妈煲的老火汤,穿妈妈买的内裤,吃妈妈削好并喂进嘴里的水果,像个婴儿一样,享受着妈妈生活上的照料。④离不开妈妈一个孩子在青春期没有从心理上离开父母,要么他会在成年后把青春期找补回来,要么一辈子离不开父母。胡启源属于后者。他不是没有反抗过。在妈妈要求他与女上司梁淑媛断绝往来时,胡启源收好行李,展现了一生中难得一见的果敢和男子气概。然而被梁淑媛拒绝后,胡启源迅速回到妈妈身边——他离开妈妈的底气,在于另一个女人的出现,而这个女人,像是一个新的“妈妈”。当新“妈妈”不肯接手,胡启源只能回到旧妈妈身边。⑤孩子气胡启源像孩子一样善变和富有童心。他可以冲动之下求婚,也可以因为害怕而企图悔婚;他的限量版玩具里隐藏着一个从不被满足的孩童,这个孩童还担不起太多的责任。03妻子成了丈夫和婆婆之间的第三者?镜头里呈现的那个一生平庸的吊脚裤妈宝男,仿佛就生活在你我的周围。他验证了一句真理: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同时,他也触及到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:爱与控制。肉眼可见,胡启源的妈妈在高度控制着自己的儿子。这位母亲总身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棉布衣服,暗示着她的挑剔和高度节制。她对儿子的要求非常精准。来感受一下这段对话:对话背景:母子坐在饭桌前子:妈咪,朱伟强约我去逛街,我……可不可以去?母:什么时候?去多久?子:明天,四小时。母:一小时。子:哦。母:如果他问你现在做什么,你说你是公务员。子:哦。母:那你现在做什么?子:公务员。母:(你在)喝汤啊!这段对话堪称经典。即便胡启源已经20多岁,有一份能够自食其力的工作,却仍旧被像孩童般被管控着时间安排。一场与同性朋友之间的普通约会,从四小时砍到一小时,胡启源只回答了一个“哦”字。他习惯了顺从,因为不顺从,将面对妈妈疾风骤雨般的呵斥。那呵斥足以击碎他未成型的自我。妈妈又说,如果他问你现在做什么,你说你是公务员。这里隐含着两条逻辑:1、妈妈认为公务员是体面、高级而值得炫耀的。2、从事公务员工作的儿子,他本人对这一职业的看法,不重要。儿子回答:“哦。”他的话里也隐含着两条逻辑:1、妈妈你觉得好就好。2、你说得对,我的看法的确不重要。所以,这段对话,揭示了一个“妈宝男”的自我是如何被母亲击碎的。那么,这个令人心生恐惧与厌恶的母亲,她对儿子有没有爱?其实有。有一条约等公式可以解释爱和控制之间的关系:控制=焦虑+爱所以,从本质上说,控制是无法被吸收的爱,酝酿了大量的焦虑,而形成了控制。那么,为什么这个爱多到无法被吸收?在妈宝男的原生家庭里,父亲往往是缺位的,例如生性懦弱、长期出差、离异、早逝,又或夫妻关系恶劣。母亲会对儿子的占有欲增强。而儿子,替代了父亲,做了配偶的角色。所以,“多到无法被吸收”,是因为母亲的爱无处寄托,而从父亲身上转移到了儿子身上。剧中胡启源的父亲便从未出现过。妈妈的爱无处寄托,便转移给了胡启源。所以,妈妈会对儿子的未婚妻宣称:我很久没有给他买内裤了!未婚妻回答:我们一起去买。这拧巴的对话像是妻妾之争,而和许多妈宝男的家庭构成一样:妻子成了丈夫和婆婆之间的第三者。那么,既然爱多到吸收不了,才会成为控制,是否意味着妈宝男自小之所得非常丰沛?恰恰相反。如同母子对话中展现的,母亲对儿子充满了斥责、对感受的忽视和态度的粗暴,而儿子的自我便是经过这样长期的“努力”被武汉出轨取证击垮的。被击垮的孩子内心产生了很大的空洞,需要用其他东西来填充,以获得一点点的温情,比如用限量版玩具。可片中的胡启源,却经常被那些玩具的棱棱角角,硌得生疼。并非因为那些玩具有多么的锐利,而是他的玩具不被成人世界所接纳,就像他在幼年时期的哭泣、愤怒、失落,都不被严厉、缺爱同理心的母亲所接纳。所以胡启源固着在玩具世界里,实际上是卡在了缺少包容和爱的幼年。胡启源的玩具被扔光后,和岳父发生了一次空前绝后的争吵,因为玩具世界是他最后的去处。当那些被妈妈、女友和妻子嫌弃过无数次的玩具终于被扔掉,胡启源根本无处可去。04什么样的女人容易受到妈宝男的吸引?如同片中的胡启源,妈宝男的自主发展空间很小。他们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妻子越来越像是自己的妈妈,并且他们终其一生都受两个女人的夹击,直到其中一个女人妥协,或者战败退出“三人”婚姻。所以,和妈宝男结婚的女人,往往有两个结局:要么大包大揽,凡事冲在前面,成为妈宝男的再生父母;要么委委屈屈,疲惫不堪,疲于应付生活。两者似乎都很难以幸福。除非,妈宝男自己有强烈的成长与改变的意愿。不幸的是,认为“妈宝”成为问题的通常不是当事人,而是他的妻子。这往往不会促成妈宝男的改变,而是酝酿出更多的痛苦和无力感。所以,当你遇到妈宝男,一定要三思而后行。不过,光三思是不够的。还要清楚哪一类女性,容易受到妈宝男的吸引:第一种,因为缺乏安全感,又或自小被控制大的女性,表现得非常爱控制;第二种,幼年缺爱,一点点的关爱和温暖就足以让她感动。何乐儿属于后者。片中对她的原生家庭交代不多,却讲到父母离婚,而父亲总是托女儿带话给母亲,可见夫妻俩不是水火不容,也至少是难于直接沟通。何乐儿的童年是缺失的。她多年前在比利时遇见李子勇时,对李产生了特殊的情愫:李子勇给了她一点救急的路费,还有一副手套。何乐儿不知道、也不会相信李子勇是小偷的同伙,她沉浸在那份温暖中。同样,她之所以选择胡启源,是因为胡启源温和、稳定、给予她关怀。她忽略了胡启源是个需要照顾的老男孩的事实,而只想要一段武汉市侦探长久而稳定的婚姻。这可以补足父母婚姻在她心中的缺失。而无论是上面两类女性中的哪一类,都有一个共同点:内在缺乏安全感,折射出的外在世界也同样动荡。所以,她们特别需要稳定感。妈宝男恰恰满足了这种需要。尽管没什么担当,唯“妈”是从,但他通常能给人一段比较稳定的关系。而为了这份寡淡的稳定感,女性往往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所以,想要停止这种“性价比”不高的“索求”,还是要回到本源,去探索那些潜藏的伤痛,修复自己的内在世界,学习自给自足一份稳定感。正如影片中何乐儿的父亲对何乐儿所说,幸福还是叹息,是自己选的。而我相信,现实生活中,此刻也正在上演着很多如影片中这样典型的例子。

一键拨打